行业资讯
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心飞的方向

更新时间:2019-07-19 点击数:

  □余 帆

  群飞的雉鸟,无论飞多远多高,从不会忘记离时的归巢路。时光匆匆流走,漂泊在外几十年的我,心一直像叶浮萍,却不知该飞向何方,心的归宿在哪里?每当佳节临近,心就开始发慌,总在寻找想飞的方向。

  发慌的感觉今年特别明显。临近春节的日子里,同事都盘算着去哪里过年,有去南方享受温暖阳光的,有去北方看冰天雪地的,有出国观赏异国风情的,看着这没想停歇的雨天,我不打算去任何地方,就在港城过年。

  焰火腾空,鞭炮声此起彼伏,奏响了节日的序曲。我想起小时候盼望过年,那憧憬就是有新衣服穿,有好吃的肉丸子,天寒地冻还不用干农活,可以穿上妈妈纳的千层底布鞋。我家兄弟多,我大多数时候是穿哥哥们的旧衣服,很难得有一件新衣服穿,小时候就特羡慕两个哥哥,每当有好吃好穿的,爸妈总是让他们先享用,难得到了过年,身上穿的那件新外衣也是从哥的衣料中省下来的。至今我都忘不了上我家做衣服的裁缝师傅,高高瘦瘦的个子,总是笑眯眯的,看着他用画粉在布料上左画右画,长嘴剪刀咔嚓咔嚓几下,裤脚或是衣襟的样子就出来了,半高的我站在案台边看得出神,高瘦裁缝师傅就摸摸我的小脑袋瓜子说,想不想穿新衣服呀,我就满眼泪水点点头,真恨不得帮裁缝师傅把案板上的布料拉长再拉长。

  傍晚,我回家看到果真有一件我的新衣服,裁缝师傅让我试试,虽然有点短小,但还是很合身,一转身我疯跑出门,身上像长了翅膀,从上屋跑到下屋,仿佛是告诉全村人我穿新衣服了,心也跟着一起飞,新衣服上的香味在村里的巷口久久不能散尽。

  如今物质丰富,穿着要讲款式,布料要讲质地,牌子要讲名气。吃穿不用愁,天天像过年,日子好过了,但心总像飘泊在云里,几十年在外总也洗不尽故乡泥土的芬芳。今年过完了除夕,初一清早,我和儿子开门放完鞭炮,当烟花在小区的上空弥漫,朝着故乡的方向飘去,天涯游子的梦魂家谣又在耳边响起。

  走,回家!回家的路虽然有几百公里,但故乡的路在心里却是近在咫尺。自驾汽车一路欢快在回家的路上飞驰,满眼熟悉的风景,仿佛听到这山山岭岭唤我归来的声音,伴着车内那首萨克斯曲《回家》,心头阵阵发热。出发时还是春雨绵绵,不多久温暖的太阳照进了车窗,一路阳光随行,久违的太阳把回家的路铺成了金光大道。

  时光穿越到34年前,这年的春天,一群和我一样怀着满腔憧憬的青年,经过三个月的入伍训练后从内地来到宁波,在象山港一个山旮旯里安营扎寨,出海训练,岗位练兵,风浪里锤炼,我的生命与海风紧紧相连,我的灵魂与海浪夕夕相依,我稚嫩的翅膀在这里慢慢长硬。可每当熄灯号响起,心里惦记的还是家乡的土地和土地里生长的记忆。两年之后,我有了第一次探亲假,拿到批假报告的这天晚上,战友们都集中到我的宿舍,家长里短聊到熄灯。

  探亲的路是心飞的途。这一夜真的好漫长,睁着眼睛等到了天亮,真想自己长出了翅膀,飞到我可爱的家乡。清晨,我乘坐部队去宁波买菜的大卡车颠簸到了火车站,再换乘绿皮火车从杭州转乘去南方的车,在南昌再转乘到九江,杭州和南昌两大站都得跨天桥进站,背上两只行李包越来越重,心飞的路途却是身心疲惫,我用了两整天的时光,第二天的傍晚,终于踏上了家乡熟悉的土地。站在家乡的山岗上,看见炊烟升起,我再也迈不开步了,不是“近乡情更怯”,实在是肩背两只包裹,走了10多公里的坎坷泥泞路,把我所有的力气耗尽。

  故乡依然,山水依然,我经过两年的军营生活,仍然可以嗅到故乡泥土芬芳的气息,这熟悉的泥土味道让我的心陡然安静下来,家的方向心自安。这块养育我的土地,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命根子,父老乡亲日出而作,日落而归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过着平常又平凡的日子。我是全村极少数不安分的年轻人,一心想着外面世界的精彩,逃离这贫瘠山岗,去寻找世外桃源鲜花的芳香,让灵魂尽情地绽放,于是我选择了部队,时光在军营的磨练中流淌,可曾想两年过去,心始终被这家乡的情丝牵扯着,回家的脚步始终是那么紧促。后来,每当不顺心时,我就想回家,每次回家都满怀热情,步履匆匆,行走在乡间的泥泞路上,即是万般眷恋也还得背井离乡,毅然朝着海的方向。

  20多年的军营生活,每次回家心灵都会得到一次荡涤,一次激励。离家千里路,也是坎坷人生路,摸爬滚打难免伤痕累累,家便是疗伤最好地方,也是放飞的心最安详的归宿。

上一篇:海中圣品

下一篇:2019宁波北仑公共艺术·雕塑方案征集启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