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资讯
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调解让医患关系不再“紧张”

更新时间:2019-08-14 点击数:

  本网记者 曾子夏 通讯员 张润露

  早上7点多,区医疗调解委员会调解员黄国兴就早早来到办公室,坐到案前,戴上老花镜,眯着眼睛认真“预习”当天需要调解的案件,从厚厚一沓的资料和案卷中,整理出调解需要用到的材料。

  上午9点,当事人姚女士在妹妹的陪同下,走进了调解室。这是姚女士第三次来到法律援助中心,第二次参加调解。半个多月前,姚女士到某医院做检查,确认怀孕情况。不料,从医院回家后,第二天凌晨两点姚女士下身大出血。“当时真的吓坏了,我又没有车,多亏了房东,大半夜开车把我送到了医院。”不幸的是,当天晚上七八点,姚女士还是流产了。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多日,但说起此事姚女士神情仍然有些哀伤。

  姚女士认为,导致孩子流产的最主要原因,就在于医院把原本该做的B超做成了阴超,要求医院赔偿。但院方却表示,姚女士的化验指标显示,胚胎本身就着床不牢,有一定的流产风险。双方围绕流产的主因,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声调也越来越高。

  黄国兴及时出面制止了可能发生的争吵,把调解拉回到“理性”。“说话还是要讲证据。我这里有从医院调出来的病历,从这里可以看出,检查期间,姚女士并没有任何出血的迹象,出血是在检查之后。从这点来看,流产和医生操作不当是有一定关系的。但是,我们也要承认,这里也有一些客观原因,比如孕酮低,双方都要对此事负一定的责任。”

  黄国兴说完,当事人和院方都出现了短暂的沉默,意识到了自己应负的责任。黄国兴又说道:“而且姚女士已经40多岁了,怀孕生子,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也不容易。她也对这个孩子充满期待。现在,孩子没了,于情于理,医院也要作出一定的补偿。”

  双方认同了黄国兴的建议,互谅互让,达成了协议。临走前,姚女士向着黄国兴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第一次调解,感觉对方是没有诚意的。黄老师在这中间做了很多工作,做事公道又负责,我真的很感谢他。多亏了黄老师,才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”

  姚女士和院方离开后,黄国兴又埋头梳理起下一起案子。在他的身后,原本雪白的墙壁如今已经被鲜红的锦旗覆盖。2010年,黄国兴从区司法局退休后,受聘为北仑区医调委调解员。9年来,黄国兴主持调解医疗纠纷上千件,及时到现场处理突发群体性纠纷近百次。

  在维护患者权益的同时,黄国兴又是一个特别“较真儿”的人,必须尊重事实,遵守法律规定。黄国兴说:“第一,医院有没有过错;第二,当事人有没有受到伤害;第三,医院过错与伤害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。调解一个案子,这三个问题缺一不可。”

  面对弱势的患者,黄国兴一面安抚患者和家属的情绪,避免矛盾激化;一面向院方据理力争,争取患者利益最大化。可一旦发现“医闹”,黄国兴也绝不怕事,认定事实后,对不合理的要求寸步不让。

  “作为一名调解员,自己持身一定要正。思想上要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,行动上要秉持公道、厘清因果关系,调解方案上要‘法情理’兼顾。”黄国兴认为,所有的调解方法和技巧,都是为了“公平正义”这个目标服务的。既要设身处地为弱者解困,又要不偏不倚化解矛盾。

  复杂纠结的案子,在黄国兴手上一个接一个得以调解。他始终认为,人民调解的生命力在于独立公正的第三方。他把经手的每一件案子,把每一个求助者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做,用“公义心”赢得了大家的尊重。

上一篇:帷幄城市动脉串联美好生活

下一篇:我区调整职业技能鉴定政策